Monday, 8 August 2011

ETP will demolished heritage building along Jalan Sultan

One of the 12 NKEA of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Project (ETP) call Greater Kuala Lumpur/ Klang Valley Project.

One of the entry Point Project (EPP) under Greater Kuala Lumpur / Klang Valley Project is urban Mass Rapid Transit System (MRT)

Last Friday, one of programme of Radio 988
feature on Greater Kuala Lumpur / Klang Valley Project and the programme announced that Klang Valley MRT (KLMRT) project will involved demolished of heritage building along Jalan Sultan, in KL.

The area has been included as heritage site under Kuala Lumpur Master plan 2020

On Sunday(yesterday), Malaysia Insider has reported that the shop owner has received compulsory acquisition notice.

One of the expert comment on the Radio 988
said that the MRT has to pass through Jalan Sultan because have to pass to the proposed PNB 100 storey building to make PNB Warisan Merdeka a success. If not, the MRT can pass through Kota Raya area.

It is unfotunate that Kuala Lumpur do not have NGO like Penang Heritage Trust or Perak Heritage Society to promote movement of preserving heritage building. The compulsory acquisition notice also contradict with EPP72 Creating iconic places and attraction (EPP7 of Greater KL/KV development), EPP71 Creating comprehensive pedestrian network (EPP8 of Greater KL/KV development) and EPP69 Revitalising the Klang River into a heritage and commercial district (EPP5 of Greater KL/KV development).

 I wonder what is the view point of Tourism Minister on this issue?

Update :

蘇丹街茨廠街商家反對徵地‧11日會基建公司表達意願


圖:星洲日報

26老店業主拒讓路建捷運 矢保蘇丹街茨廠街





Chinatown acquisitions alarm heritage body

矢捍卫苏丹街老店 业主扬言上诉首相署


(吉隆坡11日讯)苏丹街34个单位地段被征用兴建捷运系统计划势在必行,惟业主坚持不让步,扬言要上诉至首相署,以捍卫历经四代人的百年老店!
与茨厂街毗邻的苏丹街34个单位业主自上月收到土地局及矿物局来信,通知即将征用部分地段兴建捷运计划的地下隧道后,即刻引起当地业主反弹,多次拉横幅表达反对立场。
国家基建公司星期四上午邀请受影响单位业主及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出席汇报会,向业主讲解命名为“中央艺术坊站”的捷运系统规划。
根据双溪毛糯加影捷运系统计划,武吉免登选区将建有4个捷运站,包括中央艺术坊、默迪卡、武吉免登区、及人民巴刹,而受影响的苏丹街老店,将建地下捷运站。
巴生车站、宏愿广场及UDA Ocean也被纳入被征用土地范围之一。
以公众安全为大前提
国家基建公司集团董事祖基菲尤索夫首先在汇报会上解释,双溪毛糯加影捷运系统计划31个站中,有7个站将兴建底下隧道,包括建在苏丹街的中央艺术坊站。
他解释,根据土地征用法令,当局进行任何地下隧道工程时,必须征用地面上附近的土地,这一切都以公众安全为大前提。
“根据《1965年国家土地法令》第44(1)(a)条文阐明,政府所征土地涵盖该地段地上及地下空间。”
他指出,基于安全理由,当地下捷运站和轨道的建筑工程在进行时,必须拆除地面上的建筑物,以免工程造成地陷,导致建筑物崩塌酿成悲剧。
“为了大众公共交通设施和便利,部分涉及的业主须作出牺牲。”
展览期间未召集汇报 业主炮轰基建公司
业主狂轰当局在为期3个月的捷运系统计划路线图展览期间,不曾召集受影响业主进行汇报会,以致他们无法及时回馈意见,表达反对立场。
祖基菲尤索夫说,当局早已在2月至5月期间,在各处展出捷运系统计划路线图,并前后收集7000份意见书,并指当局有针对这些意见作出一些修改,包括位于加影的一些路线图。
此话一出,即刻有业主炮轰当局在展示期间,不曾派人向当地业主讲解,有业主指本身甚至前后三次前往展示厅,向柜台人员查询却不得要领,反指示她写下意见回馈即可。
国家基建公司集团董事·祖基菲尤索夫:路底狭窄被逼征地
祖基菲尤索夫指出,中央艺术坊站的捷运路线主要衔接至默迪卡站,若按照业主建议绕道兴建,恐将涉及更多店铺,技术上及安全考量上也不允许兴建90度大转弯的隧道。
“如果改道使用苏丹街后方空地或政府地,绕过苏丹街及茨厂街店铺,我们的轨道在经过车站后就要来一个90度急转弯,然后再一次转回默迪卡站,并不是理想的设计。”
他说,地底隧道要兴建来回两条轨道,除了2条轨道本身的宽度,还包括轨道之间及轨道旁的缓冲区,大约需要20公尺空间。
“我们尽量把轨道设计在苏丹街大路底下,避免涉及到更多的店铺,惟有关路段狭窄,才无可避免必须征用土地。”
配合“独立世代”
他强调,目前路线图已经是最终路线,是经过当局深思后划出的路线。
有业主此时建议何以当局一定要兴建至今未有任何人潮的默迪卡站?何不索性搬迁该站?祖基菲尤索夫回答,该站已作出最后定夺,以配合日后百层大楼“独立世代”的兴建。
乐安酒店业主·林月娇:勿毁具历史价值建筑
问答环节火花四射,其中传至第四代人的乐安酒店业主林月娇更扬言,他们将反对到底,甚至上诉至首相署也在所不惜。
她强调,苏丹街与毗邻的茨厂街是我国文化遗产之一,更是大马华社的象征,当局应再三考虑清楚,要发展并不意味着要“毁灭”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
“一旦拆除了我们的‘唐人街’,他日也同样可以拆除‘小印度’!”
她同时质疑,当局如何对这些文化遗产作出估价?
祖基菲尤索夫回答说,当局并非蓄意破坏这些文化遗产,事实上坐落在茨厂街的受影响单位只有3个单位,方贵伦这时纠正后者,指共有8个单位受影响,包括有83年历史的玉壶轩点心楼。

(吉隆坡11日讯)苏丹街34个单位地段被征用兴建捷运系统计划势在必行,惟业主坚持不让步,扬言要上诉至首相署,以捍卫历经四代人的百年老店!
与茨厂街毗邻的苏丹街34个单位业主自上月收到土地局及矿物局来信,通知即将征用部分地段兴建捷运计划的地下隧道后,即刻引起当地业主反弹,多次拉横幅表达反对立场。
国家基建公司星期四上午邀请受影响单位业主及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出席汇报会,向业主讲解命名为“中央艺术坊站”的捷运系统规划。
根据双溪毛糯加影捷运系统计划,武吉免登选区将建有4个捷运站,包括中央艺术坊、默迪卡、武吉免登区、及人民巴刹,而受影响的苏丹街老店,将建地下捷运站。
巴生车站、宏愿广场及UDA Ocean也被纳入被征用土地范围之一。
以公众安全为大前提
国家基建公司集团董事祖基菲尤索夫首先在汇报会上解释,双溪毛糯加影捷运系统计划31个站中,有7个站将兴建底下隧道,包括建在苏丹街的中央艺术坊站。
他解释,根据土地征用法令,当局进行任何地下隧道工程时,必须征用地面上附近的土地,这一切都以公众安全为大前提。
“根据《1965年国家土地法令》第44(1)(a)条文阐明,政府所征土地涵盖该地段地上及地下空间。”
他指出,基于安全理由,当地下捷运站和轨道的建筑工程在进行时,必须拆除地面上的建筑物,以免工程造成地陷,导致建筑物崩塌酿成悲剧。
“为了大众公共交通设施和便利,部分涉及的业主须作出牺牲。”
展览期间未召集汇报 业主炮轰基建公司
业主狂轰当局在为期3个月的捷运系统计划路线图展览期间,不曾召集受影响业主进行汇报会,以致他们无法及时回馈意见,表达反对立场。
祖基菲尤索夫说,当局早已在2月至5月期间,在各处展出捷运系统计划路线图,并前后收集7000份意见书,并指当局有针对这些意见作出一些修改,包括位于加影的一些路线图。
此话一出,即刻有业主炮轰当局在展示期间,不曾派人向当地业主讲解,有业主指本身甚至前后三次前往展示厅,向柜台人员查询却不得要领,反指示她写下意见回馈即可。
国家基建公司集团董事·祖基菲尤索夫:路底狭窄被逼征地
祖基菲尤索夫指出,中央艺术坊站的捷运路线主要衔接至默迪卡站,若按照业主建议绕道兴建,恐将涉及更多店铺,技术上及安全考量上也不允许兴建90度大转弯的隧道。
“如果改道使用苏丹街后方空地或政府地,绕过苏丹街及茨厂街店铺,我们的轨道在经过车站后就要来一个90度急转弯,然后再一次转回默迪卡站,并不是理想的设计。”
他说,地底隧道要兴建来回两条轨道,除了2条轨道本身的宽度,还包括轨道之间及轨道旁的缓冲区,大约需要20公尺空间。
“我们尽量把轨道设计在苏丹街大路底下,避免涉及到更多的店铺,惟有关路段狭窄,才无可避免必须征用土地。”
配合“独立世代”
他强调,目前路线图已经是最终路线,是经过当局深思后划出的路线。
有业主此时建议何以当局一定要兴建至今未有任何人潮的默迪卡站?何不索性搬迁该站?祖基菲尤索夫回答,该站已作出最后定夺,以配合日后百层大楼“独立世代”的兴建。
乐安酒店业主·林月娇:勿毁具历史价值建筑
问答环节火花四射,其中传至第四代人的乐安酒店业主林月娇更扬言,他们将反对到底,甚至上诉至首相署也在所不惜。
她强调,苏丹街与毗邻的茨厂街是我国文化遗产之一,更是大马华社的象征,当局应再三考虑清楚,要发展并不意味着要“毁灭”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
“一旦拆除了我们的‘唐人街’,他日也同样可以拆除‘小印度’!”
她同时质疑,当局如何对这些文化遗产作出估价?
祖基菲尤索夫回答说,当局并非蓄意破坏这些文化遗产,事实上坐落在茨厂街的受影响单位只有3个单位,方贵伦这时纠正后者,指共有8个单位受影响,包括有83年历史的玉壶轩点心楼。


(吉隆坡11日讯)苏丹街34个单位地段被征用兴建捷运系统计划势在必行,惟业主坚持不让步,扬言要上诉至首相署,以捍卫历经四代人的百年老店!
与茨厂街毗邻的苏丹街34个单位业主自上月收到土地局及矿物局来信,通知即将征用部分地段兴建捷运计划的地下隧道后,即刻引起当地业主反弹,多次拉横幅表达反对立场。
国家基建公司星期四上午邀请受影响单位业主及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出席汇报会,向业主讲解命名为“中央艺术坊站”的捷运系统规划。
根据双溪毛糯加影捷运系统计划,武吉免登选区将建有4个捷运站,包括中央艺术坊、默迪卡、武吉免登区、及人民巴刹,而受影响的苏丹街老店,将建地下捷运站。
巴生车站、宏愿广场及UDA Ocean也被纳入被征用土地范围之一。
以公众安全为大前提
国家基建公司集团董事祖基菲尤索夫首先在汇报会上解释,双溪毛糯加影捷运系统计划31个站中,有7个站将兴建底下隧道,包括建在苏丹街的中央艺术坊站。
他解释,根据土地征用法令,当局进行任何地下隧道工程时,必须征用地面上附近的土地,这一切都以公众安全为大前提。
“根据《1965年国家土地法令》第44(1)(a)条文阐明,政府所征土地涵盖该地段地上及地下空间。”
他指出,基于安全理由,当地下捷运站和轨道的建筑工程在进行时,必须拆除地面上的建筑物,以免工程造成地陷,导致建筑物崩塌酿成悲剧。
“为了大众公共交通设施和便利,部分涉及的业主须作出牺牲。”
展览期间未召集汇报 业主炮轰基建公司
业主狂轰当局在为期3个月的捷运系统计划路线图展览期间,不曾召集受影响业主进行汇报会,以致他们无法及时回馈意见,表达反对立场。
祖基菲尤索夫说,当局早已在2月至5月期间,在各处展出捷运系统计划路线图,并前后收集7000份意见书,并指当局有针对这些意见作出一些修改,包括位于加影的一些路线图。
此话一出,即刻有业主炮轰当局在展示期间,不曾派人向当地业主讲解,有业主指本身甚至前后三次前往展示厅,向柜台人员查询却不得要领,反指示她写下意见回馈即可。
国家基建公司集团董事·祖基菲尤索夫:路底狭窄被逼征地
祖基菲尤索夫指出,中央艺术坊站的捷运路线主要衔接至默迪卡站,若按照业主建议绕道兴建,恐将涉及更多店铺,技术上及安全考量上也不允许兴建90度大转弯的隧道。
“如果改道使用苏丹街后方空地或政府地,绕过苏丹街及茨厂街店铺,我们的轨道在经过车站后就要来一个90度急转弯,然后再一次转回默迪卡站,并不是理想的设计。”
他说,地底隧道要兴建来回两条轨道,除了2条轨道本身的宽度,还包括轨道之间及轨道旁的缓冲区,大约需要20公尺空间。
“我们尽量把轨道设计在苏丹街大路底下,避免涉及到更多的店铺,惟有关路段狭窄,才无可避免必须征用土地。”
配合“独立世代”
他强调,目前路线图已经是最终路线,是经过当局深思后划出的路线。
有业主此时建议何以当局一定要兴建至今未有任何人潮的默迪卡站?何不索性搬迁该站?祖基菲尤索夫回答,该站已作出最后定夺,以配合日后百层大楼“独立世代”的兴建。
乐安酒店业主·林月娇:勿毁具历史价值建筑
问答环节火花四射,其中传至第四代人的乐安酒店业主林月娇更扬言,他们将反对到底,甚至上诉至首相署也在所不惜。
她强调,苏丹街与毗邻的茨厂街是我国文化遗产之一,更是大马华社的象征,当局应再三考虑清楚,要发展并不意味着要“毁灭”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
“一旦拆除了我们的‘唐人街’,他日也同样可以拆除‘小印度’!”
她同时质疑,当局如何对这些文化遗产作出估价?
祖基菲尤索夫回答说,当局并非蓄意破坏这些文化遗产,事实上坐落在茨厂街的受影响单位只有3个单位,方贵伦这时纠正后者,指共有8个单位受影响,包括有83年历史的玉壶轩点心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